老福特

敬往事一杯酒,再爱也不回头。

活着的都是苟且

这两天西安一个高中生自杀的新闻,像是一粒闪光弹从烟火表演的现场腾空而起。人们惊叹那一瞬的瑰丽,然后马上就又陷入糜烂的狂欢。这时代本就不缺新闻,然而新到的却不尽是头一回听闻的。抑郁症也好,看破红尘也好,一道鲜红的光闪过,映亮的是无数亢奋的,整齐的,目标一致或者漫无目的的昏昏欲睡的脸庞。
尚且活着的有意识的一部分都是在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继续活下去。我还没有这个,还要去那儿,还想要她,要声色犬马。剩下的人眼巴巴地看着他们,噢他说出了我的心声,me too。而究竟活下去是因为死掉太难还是活着的惯性太大,却是没有谁可以讲明白的事情吧。
哲学和宗教尝试提供一种精神寄托,以便给信徒给门徒们活下去的意义的解释。历史不然,虽然历史这个词本来也是我们主观到无以复加的自作多情的产物。历史总是冷冰冰地重复着一件事情,他死了,她死了,它死了。这便是我们已知的永恒。
愿历史拥你进他温暖或者冰冷的,坚实的怀里。

评论
热度(2)
©老福特 | Powered by LOFTER